南京师范大学商学院
商院首页 联系我们 ENGLISH
 
 
首页 > 媒体视角 > 正文
【群众】蒋伏心:新发展格局与现代产业体系构建
发布时间:2021/02/08    发布者:蒋伏心    浏览次数:

蒋伏心:新发展格局与现代产业体系构建

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的一项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任务,需要从全局高度准确把握和积极推进。进入新发展阶段,在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国内大循环在双循环中起主导作用。

图片
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内涵与性质
图片

我国改革开放后,经济循环方式大致经历了两个主要阶段。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第一个阶段,经济体制改革释放了各种资源要素特别是人的要素的潜力,长期需求大于供给的卖方市场状况得到缓解,以需求为导向的供求关系逐渐得以建立。同时,出于创汇的目的,部分中国特有的消费品和原材料走向国际市场参与国际循环。从外资依存度看,经历了从大约15%到35%的增长过程。随着对外开放的深化,特别是加入WTO后全面融入国际分工体系,出口导向形成的经济循环第二个阶段,对我国产业体系的构成起了重要的作用。与此同时,我国经济总量和居民收入也快速增长,这一阶段的国际循环从量的扩大和质的提升两方面带动了我国的国内循环。

在得到深度参与国际循环好处的同时,由于我国在国际分工中处于产业链的低端或中低端,也产生了两个问题。一是经济循环中我们没有得到与国内资源投入相对应的收益,即经济循环的效益不高。如在苹果手机产业链中,我国只获得其全部利润的1.8%。二是在国际分工中我们不掌握产业链的控制权。跨国公司可能根据成本变化而将企业迁移到更具比较优势的地区,使原投资的区域出现产业空心化,正常的经济系统和经济循环受到破坏。更重要的是,由于产业的上游或关键部分掌握在发达国家企业手中,产品定价及相应的利益分配明显不利于中国企业。因此,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是我国经济循环方式的必然选择。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数量概念。事实上,我国的外贸依存度在2006年到达顶点后即开始回落,2008年金融危机前为60%,2019年更降至35.6%,反映国内循环的比重在增加。在快速发展中形成的嵌入国际产业链的状况在加深,但是处于产业链中低端的状况未有根本改变。我国超大的国内需求,成为国际资本通过顶端控制掠食的对象,产业安全和经济安全的状况日益堪忧。因此,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要求我们以增强国内产业链的控制力为基础,解决经济循环的平衡、效率和顺畅问题。

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是以超大国内市场为前提的。但是,超大国内市场不等于是国内企业、国内产品的市场。随着对外开放的深化和人民收入水平、消费观念的变化,中国国内市场成为国际市场的一个部分,其竞争的激烈程度甚至超过国际市场。从2018年起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大型国家级展会,既展现了我国对外开放的决心,也证明了我国的国内大循环是参与国际竞争、甚至是主动营造国际竞争环境的大循环。可以说,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是我们在审视国际经济发展规律的基础上作出的主动选择。

图片
建立高水平自立自强的现代产业体系
图片

在开放的条件下建立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循环体系,是新发展格局的主要内容,也是一个创新性实践。构建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以我国现代产业体系的建立和完善为基础和保证的。建立高水平自立自强的现代产业体系,才能使“建设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成为一个可持续的历史过程”。

高水平自立自强的现代产业体系,是指一国对产业体系有较强的控制力,不仰人鼻息、靠人施舍。封闭条件下的自给自足不可能实现高水平的自立自强,高水平的自立自强是在开放条件下参与国际竞争、国际分工、国际合作的结果,是技术链、产业链、价值链攀升的结果。

从技术链看,我国目前的经济体系有较强的接受、消化、利用现有技术的能力,如共享单车、支付宝等皆属此列。这些产品之所以产生巨大影响,不是因为其技术先进,而是因为其技术链短且简单,中国超大的市场需求更为技术的便捷应用创造了独特的条件。而在长技术链、复杂技术系统的领域,如汽车特别是飞机发动机等,我们的消化吸收、利用和再创新的能力比较弱。但后者对我国形成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经济体系影响更大。建立自主自强的技术链,需要我国技术向前端发展。近期特别需要解决的是有可能“卡脖子”的技术,而从远期看,前瞻性技术、基础性技术和共性技术应该是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要使“建设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成为一个可持续的历史过程”,必须关注与此类技术相关的基础研究和0到1的原始创新,增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

从产业链看,产业的控制力取决于一国在该产业所拥有的产品。美国信息产业的控制力,除了拥有原创的技术外,是因为其优秀产品。微软的操作系统、苹果的智能手机、谷歌的搜索引擎,可以长时间处于垄断或控制地位,成为产业链的控制者。同样,德国对汽车产业的控制力,是因为有奔驰、宝马这样的产品。优秀产品的背后,是优秀的企业、优秀企业家。我国要形成自主自强的产业链,同样要按照先进技术—成熟产品—龙头企业—伟大企业家的逻辑,在各个环节上按照其发展规律进行艰苦、长期的建设。产业门类齐全只是一个阶段我们达到的目标,世界一流的产品、品牌、企业和企业家,是我们建立自主自强产业链和产业体系必须达到的更高目标。

从价值链看,有两个问题需要面对。一是要使我国的产品、产业、企业从价值链的中低端向中高端以至高端攀升,让人们在价值分配中得到更大的份额,实现国内大循环更高的效率。这主要通过微观主体的技术创新、组织创新和管理创新实现。二是要使国内大循环更加顺畅,通过提升价值链的质量,降低大循环的价值损耗。实施长三角一体化战略,就是为了建立更加合理的经济社会体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形成合理的区域分工和协同,合理配置区域资源、提升资源的价值。深化政府体制改革、进一步转换政府职能,可以更好地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提升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通过国内市场体系的建设,特别是提升个人、市场和社会的诚信度,可以大幅度降低市场运行中损耗,使国内大循环更加顺畅。

摘编自《群众》2021年第3期,原标题为《新发展格局与现代产业体系构建》

作者:蒋伏心 (作者系江苏省政府参事、南京师范大学教授)

 

[TOP]
快速链接
南师大MBA教育中心
江苏省产学研合作创新...
江苏民营经济研究基地
南师大金融工程与管理...
商学院教学与实验管理系统
商学院学生工作网
南京师范大学MF金融硕士
商学院培训中心
 

南京师范大学商学院 版权所有
©  Business School of Nanjing Normal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