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师大首页 商学院首页
 
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内生活力不足的表现、原因及其激发的政策建议 - 江苏民营经济研究基地 - 南京师范大学商学院
首页 > 服务决策 > 咨询报告
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内生活力不足的表现、原因及其激发的政策建议
发布时间:2019/1/2    发布者:张新星    浏览次数:545次

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内生活力

不足的表现、原因及其激发的政策建议

 

进入新时代以来,江苏民营经济从20世纪末逐渐进入新老交替、代际传承的高峰期,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成为创业创新的主体力量,在实现伟大中国梦的历史进程中开始走向前台担当重任,并且涌现了一些比较优秀的典型代表。但是,江苏民营企业家的新老交替、代际传承中也存在着一些问题,特别是相当一部分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的内生活力不足,迫切需要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2017年发布的《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激发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的内生活力,为实现江苏民营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提高重要保障。

一、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内生活力不足的主要表现

1.政治参与意识相对淡漠。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从总体上说,思想开放、价值多元,自主意识强,比较关心与现实利益相关的人和事,但对党的感情相对比较淡漠,政治敏锐性不够,参与意识不强。大约有三分之一强的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认为政治生活会挤占企业家的生产经营时间,并且经常表示没有额外的时间和精力参与政治生活,也不打算参加任何政治组织。在已经担任社会职务的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中,有52.3%的人认为,进行政治参与主要是为了拓展人脉关系以便有利于加快企业的发展,因而其更多地是以功利的态度和方式履职自己担任的社会职务。

2.搭便车的功利意识强烈。不少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认为,目前经济整体下行的趋势明显,很多行业发展缓慢,民营企业的处境更为艰难。这种情况光靠自己所在的企业根本无法解决,需要政府通盘筹划并出台措施才能扭转。因此,企业所能做的就是等到政府出手,抓住对企业有利的政策争取有所发展。还有一些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认为,天塌下来会有高个子顶着,那么多民营企业500强以及规模以上的大企业中,总会有企业率先发展。因此,自身企业只要跟上并吸收利用率先发展企业的成功经验,就会摆脱目前的困境,根本犯不着费心费神地去谋划新的发展思路。

3.投资意愿偏重脱实向虚。在接受问卷调查和座谈的545名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中,愿意从事现代农业并投资的有39人,占比为7%。愿意从事制造业并投资的有137人,占比为25%。愿意从事金融业、服务业、文创产业并投资的高达302人,占比为56%。这在一定程度上虽然与当前中国产业结构的变化相契合,但也凸显了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对实体经济兴趣不大,更为关注的是通过轻资产配置挣大钱挣快钱。

4.苦熬等待的消极情绪有所滋长。随着经济下行的压力加大,部分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的苦熬等待情绪逐步滋长。这些人认为,目前经济发展态势不明朗,行业中的标杆企业承受着更大的压力,自己只能跟在后面走一步算一步。特别是很多惠企政策的落地有着较长的过程,在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降低经营成本和实现公平竞争等约束瓶颈的突破方面,还存在着一些梗阻环节和隐形阻力,也使得少数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不想也不愿意主动积极地有所作为,情愿慢慢地苦熬等待宏观经济发展环境的好转。

二、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内生活力不足的原因分析

1.被动接班传承而缺乏主动创业的精神。江苏民营经济逐渐进入新老交替、代际传承的高峰期以来,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接班传承的效果总体上是三三制,即三分之一在接班后主动创业积极进取,实现了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群体中的优秀代表;三分之一在接班后中规中矩,与父辈民营企业家相安无事,能够维持企业的平稳发展;另有三分之一则是因为顾虑到家族企业的传承责任,在亲友劝说下勉为其难地被动接班,因而在接班后缺乏积极主动创业的进取精神,传承后的企业发展举步维艰。在本次接受问卷调查和座谈的545名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中,属于主动创业的虽然不在少数,有360人,占比52.5%,但考虑家族企业传承责任而被动接班的也有171人,占比31.4%。“兴之所至,使之将然”,由于是被动地接班传承,又面临着当前的经济整体下行压力加大的困难,这些人又怎么可能有着强烈的内生活力呢?

2.政策摇摆和落地滞后影响其果断决策。进入新时代以来,宏观经济政策随之出现了较大的调整变化。但是,由于不同部门对于总体宏观经济政策导向的理解差异,所出台具体措施及其实施细则要求各有侧重,在一定程度和不同时点上存在差别,甚至相互抵消和掣肘。加上有些政策的落地滞后,一些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的政策获得感不强,觉得政策预期不好把握,进而在企业发展方面不敢果断决策,并且美其名日是为了“低调”“稳妥”。特别是涉及到有关我国经济制度和基本政策时,稍有影响往往会使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产生更多的疑虑。例如20189月,“私营经济适时离场论”的出台,适逢一些民营企业面临着过去所没有的困难,以致不少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对大环境产生误读,甚至把自身经营的正常困难当成国家对民企的“绞杀”,而对自身企业的发展前景产生严重动摇。

3.管理能力不强而导致抗压能力较差。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大部分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并且在家族企业中有过相应的工作历练,他们之中本科学历的不在少数,有些人还取得了硕士、博士学位,或者出国留学考察,因而其专业理论具有较高的水平,容易接受新理念、新技术、新事物,在传承接班后对企业的提质增效、转型升级、实现可持续发展等方面比较敢闯敢试。但是,由于其社会阅历浅,企业管理的能力和水平相对不强,往往会意气风发地简单化处置问题,遇到挫折后又不能迅速地进行调整改变,因而往往难以承受和化解企业实际发展过程中的各种压力。例如在本次接受问卷调查和座谈的545名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中,有52.8%的人感到自己的压力极大,有378人认为最主要的压力来自企业发展的生产经营压力,占比高达70%。正是由于抗压能力较差,有些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在传承接班后,不想也不愿意面对现实,当然也就只能是无为而治,不可能以饱满的创业热情与充沛的内生活力去谋划和引领企业的加快发展。

4.安排和使用年轻企业家方面存在瑕疵。江苏历来重视对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的安排和使用。2009年,省委组织部、统战部、国资委和团省委等单位联合推出了“千名民营企业家后备培养计划”,20155月由省委统战部牵头组建了“江苏省青年企业家联合会”,201712月进行了江苏优秀青年企业家评选表彰活动。目前全省有约20%的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开始任职各级政协委员和工商联执行(常)委。正在实施的江苏新生代企业家培养“新动力”计划更明确宣布,要努力打造一支既有高原涌现、又有高峰拔起的新生代企业家队伍。但是,不少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仍然反映,目前在安排和使用年轻企业家方面存在一些瑕疵,也是其难以认同自身传承,内生动力不足的重要影响因素:一是对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的评价简单化,“没有老一代企业家的创业精神”“注重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不如老一代企业家听党话、跟党走的政治情怀和热心社会公益的人文情怀”几乎成为定论;二是对年轻一代优秀民营企业家的政治安排倾斜力度不大,没有明显突破;三是传承交班的企业内部“老三会”与接班的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的相互沟通、守望扶持不尽理想,少数民营企业甚至存在着“垂帘听政”的现象。

三、激发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内生活力的政策建议

1.高度重视激发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活力的重要意义

目前不少人认为,艰苦创业奋斗的老一辈民营企业家大多年过六旬,有的已经七八十岁了,迫切需要选好自己的接班人。因此,民营企业的传承属于企业的家事私事,党委、政府不需要过问和介入。问题在于,随着社会主义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发展完善,我国已经进入追求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已经成为创新创业的主体力量,并且在实现中国梦的历史进程中开始崭露头角,并且逐步走向前台担当重任。另一方面,民营经济在社会经济发展中的地位和贡献愈益重要,全省超过五成的GDP、接近六成的税收、将近七成的社会固定资本投资、八成的新增就业岗位都来自民营经济。因此,培养和激发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的内生活力,帮助和激励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更好地传承和弘扬企业家精神,更充分地发挥企业家作用,已经不再是企业的家事私事,而是事关江苏高质量发展继续走在全国前列的“大事”和 “要事”,必须高度重视、认真谋划。

2.多措并举增强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的身份认同

在这一方面,首先要抓好年轻一代非公有制经济人士信息库建设,对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的基础信息进行整理完善,形成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培养工作的系统台账。其次要充分发挥企业党组织的领导核心作用,在思想政治方面关心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的成长,并及时地将符合条件的优秀者吸收到党员队伍中,参与企业党组织的领导工作。三是建立畅通的相互沟通机制,发挥工商联和青年企业家商会组织的作用,促进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与党政部门的沟通,帮助不同代际的民营企业家进行对话交流,调解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与企业“老三会”及管理层之间的矛盾等,最终达到提高其信赖党和政府,对企业发展充满信心,增加内生活力的目标。

3.通过政治安排引导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有序参与政治生活

对优秀的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要在政治荣誉和人事安排上加大力度并有所倾斜,推荐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中的优秀典型担任各级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为其搭建参政议政的平台。在工商联和商会的执委、常委中适当增加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的人选比例,对履职优秀的逐步选拔和推荐其担任副主席或者副会长的领导岗位,以便增强其使命感和责任感。

4.有效提升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干事创业的本领

建议将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的教育培训纳入到政府人才工作的整体规划中,针对其特点和需求,建立常态化的教育培训机制,并且重点应当着眼于有效提升其干事创业的能力。为此,目前正在推广实施的民营企业家素质提升工程需要进一步精准发力。一是可以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每年优选一批优秀的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到国外顶尖商学院培训或赴知名企业进行参观考察,拓展其国际视野。二是组织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传承接班企业,与国内知名高校或研究院所进行项目对接,为其进行创业创新提供有效的智力支撑。三是借助互联网开通网上商学院,举办各种符合企业家特点,并且富有吸引力、凝聚力、影响力的活动,使其能够在广泛的学习交流中不断提高自身能力。

5.营造有利于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发展的良好社会环境

在这一方面,首先要加强对企业家的社会荣誉激励,建议以省委或省政府名义,每两年表彰一批优秀苏商,通过优秀苏商先进事迹的宣传,在全社会形成尊重企业、尊重企业家的良好氛围,激发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传承和弘扬苏商精神的内在动力。在“优秀苏商”的评选认定中,要给予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适当的名额。特别是目前开展的“江苏优秀青年企业家”评选活动,可以制度化的定期进行,并且适当提高规格,与“优秀苏商”的评选相衔接。其次要发挥舆论宣传的导向作用,对那些勇于创新创业、敢于责任担当、实实在在做事、做强做优企业的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要给予大力宣传表彰,通过典型引路以更好地激发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内生活力,争做 有立场、有理想、有情怀、有坚守、有匠心的新时代企业家。再次要对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及其传承接班的企业实施鼓励创业创新和容错纠错的宽松机制,对互联网舆情及媒体报道中可能涉及的不实报道,要及时澄清并做出危机处理预案,依法保护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保护民营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

 

                (作者:江苏民营经济研究基地主任

                        南京师范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导)

 


[关闭本页]    [TOP]
南京师范大学商学院 版权所有
© Business School of Nanjing Normal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